最新消息:

2019年是什么拯救了快递员?

职场资讯 admin 浏览 评论

         在乐视、小米、360们为入口话语权打得头破血流时,快递智能柜却另辟蹊径,从后方包抄用户,让出口之争浮出水面,这或许成为巨头们正面交锋的又一战场。
 


         中国民营快递老大顺丰在嘿客之后,又针对社区商业布下了一颗重磅棋子。2015年6月,顺丰宣布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联合申通、韵达、中通和物流地产商普洛斯一起进军智能柜市场。
 


         丰巢科技CEO徐育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采访时说,目前丰巢已经有数千个柜子,已经和万科物业、中航地产、中海物业等地产企业达成合作,2015年将进入33个城市,铺设智能柜1万组。不过在申通执行总裁陈贤红看来,一万目标其实不算高,“上海一个城市就能放1万组,小区、学校、单位都很适合放智能柜,2015年丰巢肯定要加速铺柜子。”
 


         但徐育斌并不认为抢速度是丰巢的第一要务:“数量不是我们唯一看中的,丰巢不会盲目铺柜子,还要看铺设后的成活率。现在丰巢单个用户使用率最高的一周能打开几十次。”

          

         顺丰和众多快递企业不是这个市场唯一的玩家,从做餐饮的嘉和一品到家电巨头海尔,2015年,智能柜市场争夺进入白热化,各路诸侯都在圈地。1万组规模只是起步,谁能先把规模做大,谁才有资格说圈到了用户。

 

         混战
 


         智能柜之热,连一向傲娇的董小姐也不能无视。
 


         6月初,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现身北京,为智能温控外卖柜乐栈站台,格力为乐栈生产温控功能的智能柜,后者主打的即食餐品和生鲜正是目前快递柜的盲点。7月,海尔旗下的日日顺乐家智能柜开始新一轮众筹,为期10天的众筹总金额2000万元,起投金额15万。乐家CEO卞勇告诉本刊,此前乐家项目面向智能柜项目是日日顺切入社区服务的一个点,“智能柜深入社区,可以抓到大量高频次用户,乐家将以此为基础延伸到多种社区服务,比如洗衣、购票等等。”
 


         智能柜通常以小区为单位成组铺设,每组柜子有格口(每一组柜子里的小格子)几十个到上百个,快递员根据收件人手机号码,输入手机号码后将包裹分别放到不同格口中。后台系统发送取件密码到用户手机,输入密码后柜门自动弹开取货。将这一流程反过来,用户就可以通过手机下单完成发件,同时安装的摄像头确保了包裹安全。带有温控功能的智能柜可以派送外卖和生鲜食品,比如乐栈正在推广的外卖柜。
 


         根据国家邮政局6月30日发布的《中国智能快件箱现状及趋势报告》,到2015年4月,全国已有3.1万组智能柜,格口约118.6万个,分布在50个城市,其中排名前五的是成都、济南、苏州、上海和昆明,南方明显多于北方。圈地最多的公司是成都的速递易,已进入34个城市,第二位是邮政的E邮柜,占了24个城市,第三位才是顺丰,进入了21个城市。不过,前段时间引起广泛关注的丰巢科技注册地位于深圳前海,注册资料显示,丰巢由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顺丰速运创始人、总裁王卫出任董事长,这个股权结构再次证明了顺丰的江湖地位。丰巢也基本代表了中国快递业在智能柜的布局。
 


         此外还有收件宝、京东、方正等28个品牌零散分布,集中于区域市场。但总体来看通过智能柜收派件的比例仍然很低,在整个快递业务量中只占到1%。
 


         在乐家CEO卞勇看来,智能柜本来就是巨头的游戏,1000组柜子就要投几千万,而这点数量放到全国根本激不起一点水花,“全国性盘子至少需要投5个亿,有了规模才有资格说市场。”


 

         亿元门槛
 


         智能柜最大的门槛在资金,这是一个以亿元为单位的游戏。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告诉本刊,根据规格不同每组智能柜的价格在2万元到4万元不等,带有温控功能的智能柜价格则高于4万元,给每个小区的物业交费每年3000元到6000元。以此计算,要铺设1万组柜子,硬件成本至少需要3亿元。丰巢CEO徐育斌认为柜子的硬件成本已经很稳定,“都要两三万元,钢铁、运输的成本降不下来,几年内不会有太大的跳水”。
 


         速递易的运营方三泰控股2015年1月曾发布公告,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21.4亿元,用于扩展“速递易”业务网点。丰巢首期投入就达到5亿元,2014年运营智能柜的乐家项目前期已经向日日顺原有的社区服务商众筹了2亿元资金。卞勇告诉本刊:“智能柜是资本驱动的重资产互联网项目,要烧钱,门槛很高,现在已经有企业支持不下去了,我们也有收购目标正在接触。”
 


         投入如此巨资,动力在哪里?最现实的考虑还是提升快递效率,改进用户体验。现在“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已经解决,最后100米才是绕不开的门槛。“等待,还是等待,这是我们去不掉的成本。”陈贤红说。
 


         即使在快递业大面积上马自动分拣系统的今天,收派件仍然是劳动力密集环节,逐年上涨的业务量和人工成本已经让快递企业不堪重负。陈贤红告诉《中国企业家》,申通最近两年快递业务量上涨30%,每年人力成本上涨幅度超过10%,侵蚀了公司盈利。
 


         根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14年快递业务量达140亿件,同比增长52%,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单日最高包裹量超过1亿件。按照阿里菜鸟的估计,到2020年中国日均包裹数量会超过2亿个,如果按现有模式运作,快递业将不堪重负。
 


         智能柜的出现让快递业松了口气。
 


         根据丰巢提供的数据,目前国内快递员上门派件,每成功派发一单平均耗时7分钟,而如果使用丰巢自助派件,每成功派发一单平均耗时3分钟,平均估算快递员人均效率可提升1倍。这意味着人力成本压缩一半。如果用智能柜送生鲜食品,成本压缩更为明显,乐栈CEO汪玉玥告诉本刊,目前每单外卖的配送成本在10元左右,而使用乐栈柜子可以把每单成本压到1元,“一旦智能柜大规模推广,对外卖行业将是巨大的改变。”
 


         另一方面,智能柜和各地推进的智慧城市、科技物流等项目结合,也能争取到一些政府补贴。据卞勇透露,在厦门、福州、杭州、青岛、潍坊、成都、石家庄等多个城市都有类似项目在进行,“一个通过验收的成熟智能柜站点可以拿到1万元到3万元补贴”。更重要的是,得到政府支持后智能柜可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进入各大单位、学校和小区。
 


         对硬件厂商来说,这一轮烧钱的跑马圈地同样是难得的机会。丰巢CEO徐育斌告诉本刊,目前智能柜市场已经是供不应求,“过去一个月柜子的产能也就500台,根本不够用。钣金工厂很多,但具备底层系统集成能力的厂商其实很少,丰巢的系统就是我们自己开发的。”现在深圳已经涌现出多家智能柜厂商,包括格力也在生产智能柜,具备IT基础的硬件厂商正是市场亟需的。
 


         从出口到入口
 


         从快递链条来看,智能柜本身是个出口,柜子的普及已经让快递的路由设计有了微调,“以前我们以小区为单位,需要好几个人跑,现在以柜子为单位,一个人就够了。像有些偏远地方比如崇明岛、高校区,集中放一组柜子,一个人也够了。”申通执行总裁陈贤红说。
 


         如果从连接用户的角度来看,柜子又是入口,而且是高频沟通的用户入口。徐勇告诉本刊,20%的柜子一周打开两次,其中2%的人一周会打开五次,粘性非常高。目前业内对智能柜的盈利模式设想大同小异,包括和快递公司分成、为电商引流、柜体广告费等等。有了稳定的用户群体之后,以此为基础整合上游生态链,形成区域性社区生活圈。“像洗衣、票务、租车这些服务都有取送的动作,非常适合利用智能柜来做。”乐家CEO卞勇说。
 


         汤森路透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认为,智能柜本质上是一种类线下门店,但密度更大,且与消费者高频对接,很适合做基于大数据的社交化电商。他举例说:“比如通过柜子分发产品试用装,用户领取后智能柜就能拿到收入,如果用户愿意通过手机参加消费者调查,企业拿到数据,还能拿到更多佣金。如果用户在使用后购买了,那是不是可以直接分成?”建立在海量用户基础上的智能柜生意,其实还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等待发掘,而直接收费是最没有想象力的。
 


         目前除了速递易,绝大部分智能柜都是免费。速递易7月起从免费改为收费,引起了不小的争议,首先是快递员不爱用了。现在速递易每个柜子收三毛到五毛,用户如果超过24小时未取件,还要交纳1元钱保管费。“丰巢成立之前,我们在成都的快递员很多用速递易,有些人一半包裹都放到柜子里。”申通执行总裁陈贤红告诉本刊,“快递公司自己的盈利压力都很大,送一单也就挣不到1块钱,如果再给智能柜交五毛,快递员可能就不用了。现在有了丰巢,我们当然放到自己的柜子里。”
 


         至于向用户收取保管费,在卞勇看来是得不偿失,“要想提高周转率,完全可以采取积分返点的形式。比如单个柜子打开率达到多少可以积分,用户可以用积分兑换优惠券,我们可以拿这个去找合作商家,可能比柜体广告更吸引人。”
 


         徐育斌和卞勇都认为,智能柜长期来看必然走免费路线,不可能向用户和快递公司收费。“我们不反对其它公司收费,但丰巢不会收费。对我们的股东方来说,劳动效率的提升和人工成本的下降本身已经是很大的收益。我们目前还是关注快递本身的用户体验,在收件和寄件环节把柜子做好。速递易、收件宝这些公司已经做了几年,增值服务也没落地。智能柜已经有这么高的用户粘性,一旦上量铺开,我相信盈利模式不是问题。”徐育斌说。
 


         徐育斌承认,丰巢没有盈利压力,目前的首要任务是铺设网络,搭建起标准化的智能柜平台,让更多用户先用起来。
 


         对智能柜来说,有些优质小区的位置是具有排他性的,“地方就这么大,我的柜子先放进去了,别人的柜子就进不来,有时候的确如此。”徐育斌说,“不过这并不绝对,丰巢现在进驻的小区里有一半是之前放过别家柜子的,做得不好物业不满意,又找我们进去。”
 


         事实上智能柜的用户体验仍然有改进空间,现在派件需要快递员输入收件人手机号码才能自动开门,容易输错。业内人士指出,其实快递面单上都有条形码,完全可以改成扫码开柜,用户取件时直接用手机二维码扫码开柜,更方便,体验更好。
 
 


         谁的柜子?
 


         表面看来,智能柜拼的是资金,实际拼的还是运营。“现在做柜子的企业很多,但执行力差异很大。做到前几名资本才会跟你走下去,否则资本也会放弃。”上述汤森路透分析师说。在他看来,这个行业最后可能只剩三家领导企业,“智能柜有一定排他性,谁先铺进去了用户就是谁的。它的用户迁移成本很高,不像外卖打个电话就行。”
 


         谁有机会成为那三分之一?如果把快递柜理解为快递链条的延伸,那胜算最大的无疑是丰巢。上来就投入5个亿,顺丰还拉上了申通、中通和韵达,这四家股东拥有近9万个服务网点,85万名一线配送人员,市场份额超过70%。“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们不往别的柜子里投,只投丰巢,会发生什么?”申通执行总裁陈贤红说。
 


         但是这种情况真会发生吗?
 


         丰巢毕竟是一家独立运营的合资公司,而非顺丰旗下的智能柜部门。徐勇认为,丰巢首先是一家开放的平台化企业,“既然是开放的,那么股东方优先选择丰巢,并不等于只选择丰巢。”事实上,目前这几家快递企业也没有只投丰巢。
 


         在丰巢的四家快递股东中,顺丰是唯一没有“阿里依赖症”的,而申通、韵达、中通高达八成的订单来自阿里系。阿里巴巴已经投资了圆通、百世汇通和日日顺,所以阿里虽然没直接做智能柜,却也通过日日顺切入了这个市场。
 


         菜鸟最近两年一直在布局菜鸟驿站,不同于丰巢的自建智能柜模式,菜鸟驿站广泛吸纳便利店、彩票店、药店等作为自提点,目前已布局网点2万多个。单从数量来看,菜鸟驿站的体量远远超过丰巢。由于菜鸟自提点直接接入淘宝、天猫,可以在收货栏被用户直接勾选,获得用户的能力极强。2015年全家便利店和中国邮政都加入菜鸟驿站成为自提点,6月百世汇通和圆通向社会开放其末端代办点作为菜鸟驿站自提点,三方合作站点年底目标为10000家。
 


         同为电商平台,以自建物流为核心的京东三年前就开始在一线城市布局智能柜,不过数量有限,影响力很小。2015年京东提出要做社区O2O,无论是京东到家还是京东管家,社区最后100米的智能柜都是重要载体。丰巢一出手就要做上万组柜子,对京东到家的冲击也是显而易见。
 


         电商系向下走、要落地,快递系向上走、要上网,智能柜就是中间的关键节点。“不管是整合快递、做物流大数据,还是社区服务,其实大企业最终还是要形成自己的业务闭环,他们有足够的钱烧,小玩家们梦想很美好,但往往举步维艰。”乐家CEO卞勇评论说。
 


         未来日子最难过的可能是速递易、收件宝这类第三方企业,财力上拼不过阿里、顺丰,又面临现实的盈利压力,这也是速递易作为上市公司不得不从免费转向收费的重要原因。随着大公司携免费模式纷纷杀入,未来留给第三方企业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